瑞安六中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演讲与口才 > 口才运用 > 律师口才 > >

律师百年:匡扶正义、建立法治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韩学章旧照

韩学章旧照

  受访者供图

  

傅玄杰

傅玄杰

朱洪超

朱洪超

  肖允 本版图片(除注明外)

  

黄荣楠

黄荣楠

复兴中路301号三楼设有专门的展示馆

复兴中路301号三楼设有专门的展示馆


一名参观者走过上海律师公会展示馆展示的一件律师袍

一名参观者走过上海律师公会展示馆展示的一件律师

  晨报记者 言莹 倪冬

  2012年12月8日,南昌路科学会堂,上海律师公会成立100周年纪念大会在这里举行1912年12月8日,上海律师公会宣告成立,这是中国近代史上人数最多、影响最大的律师同业组织。

  82岁的傅玄杰、53岁朱洪超、39岁的黄荣楠,分别代表老、中、青三代律师发言。有意思的是,朱洪超曾是傅玄杰最希望留下来做公办第一律师事务所的接班人,而黄荣楠曾是傅玄杰律师事务所最年轻的合伙人。

  同一个讲台,老中青三代律师,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与前辈律师进行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。

  82岁的傅玄杰说,“七君子”之一的史良大律师,影响了他一生,使他成为了一名法律人;朱洪超很幸运地,曾得到上海市律师协会首任传奇女会长韩学章的亲自教诲。诚如他所言,“律师的传统,就这样经由每一名律师,代代流传”。

  韩学章:传奇首任女会长

  2012年12月7日,在上海律师公会即将迎来100周年之际,顾韩君仍在整理母亲韩学章的照片。解放前,韩学章曾任上海律师公会最后一届常务理事。改革开放后,她成为上海律师协会首任会长,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女会长。巧合的是,上海律师公会百年,刚好也是韩学章百年诞辰。“我妈妈从小胆子就大,在学校里喜欢打抱不平,性格热情直率。”顾韩君曾听母亲说,她之所以选择学法律,就是希望能够通过法律途径来改变妇女的地位。

  1934年,韩学章考入上海法政学院攻读法律。

  1938年,韩学章大学毕业,与留洋法学博士顾维熊相识相恋,婚后两人挂牌执业当律师,同时成为上海律师公会会员。顾韩君至今仍记得小时候曾在家里见过上海律师公会的会员徽章,父母作为律师执业的铭牌,以及律师袍。

  1941年,太平洋(601099,股吧)战争爆发,日伪当局要求开业律师一概必须登记。韩学章夫妇不甘心当“汉奸律师”,当即摘下律师牌子,这让家里一下子拮据起来。顾韩君曾听母亲讲起过这段断了生计的经历:“我是1943年出生的,当时妈妈在医院生我,因为没钱,一度出不了院。”

  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,韩学章才恢复律师职务。1945年,她被选为上海律师公会最后一届常务理事。

  在解放前,韩学章曾办过两件以知名女性为当事人的案件。

  韩学章曾为梁实秋的第二任夫人韩菁菁担任法律顾问。1946年,上海举办了一场评选“上海小姐”的选美活动,韩菁菁和文艺界的言慧珠、周璇等佳丽也参加了此次活动,韩菁菁被地痞流氓盯上,受到硝镪水泼面的威胁,在此危难时刻,韩学章为了造成舆论对地痞流氓的压力,公开登报指责此等无赖的行径。

  第二件维权事件是以律师名义登报公开越剧名旦筱丹桂之死真相。筱丹桂幼时为童养媳,13岁入科班学戏,擅演花旦。生活中,她委身于戏霸张春帆作妾。1947年夏天,因参加“十姐妹”联合义演的进步剧目《山河恋》,一天筱丹桂与导演冷山切磋演技回家较晚,张春帆对她又打又骂,肆意凌辱。27岁的筱丹桂不堪折磨,喝下来沙尔药水自杀,留下了“做人难,难做人,死了”的八字遗言。

  筱丹桂的死激起了越剧姐妹的愤怒。经韩学章的咨询和指点,姐妹们向报界澄清真相。随后,韩学章以律师名义登报公开筱丹桂致死真相,并帮助冷山逃出了上海。

  解放后,韩学章历任上海市法院南区分庭庭长,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婚姻庭庭长、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庭庭长等职务。

  1978年,宪法恢复了刑事辩护制度。

  1979年,上海市律师协会恢复建立,韩学章当选第一届律协会长。

  1980年,组织上指派韩学章为“四人帮”辩护。文革期间,韩学章一家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,让她来做辩护律师,她在感情上有点难以接受,但想到自己是一名律师,还是义无返顾地接受了组织的安排。

  傅玄杰:归队的老头老太之一

  1982年,作为律协的元老之一,王文正上任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,“要把律师们找回来”,领导给了他一份666人的寻访名单,都是曾经从事过法律工作,或者曾经从事过法律研究的同志。

  但大多数人拒绝了邀请,“一是对"十年浩劫"印象过深,不敢放手做事了;另一个则是年纪大了,业务生疏了,自己也没有信心能够重拾”。

  王文正跑了近半年,只带回了二十几名成员。但就是这二十几个人,见证了一个时代。

  居同匮,美国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法学博士,回归前在静安区延中街道生产组当了19年木工。从1980年到1985年,包括大众汽车在内的众多中外合资项目,大多是在他手中谈成的。

  李国机,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,曾是新中国第一代律师,反右中被下放农村,先是养猪,再到造纸厂当工人。归队后的第一件案子,是为一名冒充知青的逃犯辩护,庭审录像传到海外,外媒用了一个直截了当却又醒目夺人的标题:“中国有律师了”。

  郑传本,报童出身,1980年加入律师队伍时已经47岁。作为上海知名度最高的律师之一,他一夜成名的“平台”,便是1987年底蒋佩玲窝赃包庇案法庭辩论的电视实况转播。蒋佩玲因当时轰动上海的全国首起持枪抢劫银行案而涉嫌包庇罪,郑传本在法庭上精彩的辩护,在上海市民中赢得了很好的反响。最终,蒋佩玲也获得从轻处理。

  傅玄杰,毕业于上海法政学院。上世纪80年代,上海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播出《神探亨特》、《鹰冠庄园》等美国电视剧,每集电视剧播放前,都会播放一行字幕“上海电视台法律顾问傅玄杰律师郑重声明”,一连播了好几年。

  在这批最早归队的20几名律师中,82岁的傅玄杰是为数不多至今仍坚持执业的律师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